陈旭一大早就带着锣鼓队和舞狮队前来祝贺。第二天一早,丘乘、李顺、付安、计通等人早早就穿戴整齐来到科学院等候,陈旭在家慢腾腾吃完包子豆浆来到科学院的时候,一群人已经等了小半个时辰了!“拜见侯爷!”丘乘等人赶紧一起给陈旭行礼。“侯爷,人都到齐了,怎么安排?”孙叔炅问。“你去忙吧,我带他们去报馆!”陈旭下车后带着丘乘一群人来到科学院隔壁的报馆,找到陈平之后双方互相介绍了一番。这些人都是各郡名士,其中两个和陈平竟然还认识,是当初在大梁的旧识,见面自然是一番热情寒暄之后才慢慢平静下来。从今天开始,报馆就算是正式成立了,陈平就是报馆的总务秘书,付安为主编,丘乘为新闻时事和政治要闻版的责编。
庞雀为农耕天地和畜牧养殖版的责编、计通为奇闻趣事和小说故事版的责编。一份报纸按照陈旭的设计共分为八个版面,分成两张纸印刷,眼下刚刚开始实验性质,因此陈旭只安排了四个责编,其余的还剩七个人全部作为管事,让他们分别负责到处去收集整理民间的各种新闻趣事,当然,作为管事陈旭还是给了他们足够大的权利,他们可以自己召集三到五个编外记者,每个月有五千钱的活动经费,至于各自怎么安排陈旭不管,但每个月都有一定量的稿件要求,如果吃喝嫖赌花光了,稿件的数量和质量连续两个月排在末尾,是要接受惩罚的,克扣工资奖金不说,第三个月会减少活动经费的数量,第四个月还是倒数第一就准备卷铺盖回家。因此陈旭说完之后所有人都开始抹额头的冷汗。
“诸位的办公场所都在总务室,一会儿陈秘书会为诸位安排,吃喝暂时都在隔壁的科学院食堂,到时候有进出通行证发下来,李顺留下,其他的都散了!”“我等告退!”丘乘和付安等人跟着陈平去总务室安排各自的办公场所和工作任务,只剩下李顺忐忑不安的留下来。“李顺,昨日你说不怕死,而且也想当一个威武不屈的大丈夫,本侯给你安排一个特殊的任务,那就是去西北军营,随同蒙恬将军指挥的马卒出征,把这次征服河南之地的所见所闻都记录下来,然后让驿卒通传回来,到时候这些稿件我们会经过筛选编辑之后登载到报纸之上,同时还会登载你的名字,只要是看过报纸的人都将会记住你的名字,而大军胜利之日,也是你李顺名扬天下之时,你可敢去?”
陈旭看着李顺。“敢!”李顺口干舌燥的咬咬牙使劲儿点头。“那好,你先回家去准备一番,一个时辰之后我安排你与兵部押送马卒装备的兵卒同去西北,到时候带上我的手令和书信,到军营之后蒙将军一看便知,吃喝用度都不用你操心,你唯一的任务就是尽可能翔实的记录战场所见所闻,特别是我大秦将士的勇猛更要写的慷慨激昂,要把如何横扫匈奴的事情写的让人观之有热血沸腾之感!”“侯爷放心,顺必然不负侯爷所望!”李顺脸色严肃的点头。“嗯,去吧,速去速回!”陈旭摆摆手。“侯爷……”李顺脸色颇有些踌躇看着陈旭。“你还有何事?”“侯爷,九原郡路途遥远崎岖难行,这一来一去恐怕要三五个月才能归来,家中娘亲和妻儿留守我不太放心,还请侯爷帮忙安排人照顾一二!”
“放心,此事我会安排好,而且我昨日答应要给你们一家安排一个营生,今日应该就能弄出来,到时候每日收入两三百钱保证一家生计没有任何问题,至于安全,我会和巡逻的中尉禁军打招呼,因此家里你尽可以放心,只要你此次任务完成的好,三五个月之后回来我会重重奖励你,到时候足够你养活七八个娇妻美妾……”“当真?”李顺激动地脸皮涨红。“本侯从不撒谎,不过我叮嘱你,战场之上刀剑无眼,你只是随军采访记录,切记勿上去冲杀,不然你死在了战场之上,你的妻儿就成了别人的妻儿,到时候本侯可管不了!”李顺脸皮抽抽着不断的抹着额头的冷汗走了。这侯爷说话咋这么不着调呢,但话糙理不糙,的确太让人纠结了。
“啪啪啪啪……”几挂点燃的红色鞭炮在围观的人群之中不断炸开,随着爆炸的青烟腾空而起,一群穿着羊皮袄裹着白头巾的男人开始敲锣打鼓,还有两头五颜六色的怪兽在帮工的操控下开始随着锣鼓的节奏在空地上来回跳跃嬉戏,附近的民众顿时都围堵过来看热闹,瞬间大街上就被围堵的水泄不通,而且远处还有人不断的拥挤过来。今天二月初一,是仲春的第一天,也是一个黄道吉日,不过这个黄道吉日是陈旭自己算的,但他是仙家弟子,他说是吉日那自然就是吉日,不是也是。而这个黄道吉日,也是华夏钱庄在咸阳开业的日子。陈旭一大早便带着锣鼓队和舞狮队前来祝贺。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围观舞狮的场景,喝彩的声音此起彼伏。
闻着火药爆炸燃烧之后的硝烟味道,陈旭感觉仿佛一下回到了两千多年之后,仿佛自己就站在一个古装电影的拍摄现场。身边这些人都只不过是领盒饭的群众演员,这些敲锣打鼓舞狮子热闹欢腾的场景只不过是一场影视戏剧中的片段而已。“民女范采盈恭迎清河侯大驾光临!”听到锣鼓声和鞭炮声的范采盈从钱庄里面走出来迎接陈旭。“采盈姑娘无需多礼!”陈旭从马车上下来,看着眼前这个身穿修身合体的雪白长裙,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略施薄粉唇红齿白的美貌女子,双手虚扶了一下笑着说,“本侯匆匆而来,也没带什么贺礼,只有做一场法事驱邪避祟,安排一场兽舞热闹庆贺一下!”“侯爷能来,民女就已经感激不尽,外面人多混乱,侯爷里面请!”
范采盈巧笑嫣然的起身,落落大方的前面带路。“不急,开门营业,这第一单生意很重要,本候今日便要图个开门大吉!”陈旭笑着回头打招呼,“皇甫管事,让人把钱都搬进钱庄存起来!”“是,侯爷!”跟在身后的皇甫缺手一挥,随着一群穿着清河园制服,挂着清河园胸牌的护卫从后面的几辆马车上抬下来十多口沉甸甸的大箱子。“让开让开!”钱庄的一群护卫也赶紧把围观的人群驱散,很快空出一条路来,无数双眼睛看着这些沉甸甸的大箱子,一个个都议论纷纷。“哇,这里面难道装的都是钱?”“废话,某听说这华夏钱庄就是存钱取钱的地方,这些箱子里面肯定都是钱!”“根据重量来看,一箱恐怕不下两万钱,这里足足有十六箱……”“嘶~那岂不是有三十多万钱?”旁边好几个人同时吸凉气。 

  • 发表评论
  • 用户:  验证码: 点击更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深圳龙华新区坂田地铁B出口杨美村33号一楼.深圳舞龙舞狮表演艺术中心

      深圳开业庆典策划       黄飞鸿舞狮队     大学生舞狮联盟     中国龙狮协会     庆典礼仪网   舞龙舞狮   深圳年会策划    深圳开业典礼网   深圳舞台用品   年会场地布置   深圳舞台背景    专业音响租赁   庆典行架网   启动球网  庆典电子礼花   
 开业音响出租           舞狮队    百度搜索